<acronym id="ukyu0"><center id="ukyu0"></center></acronym>

第一章晋商与煤铁

听书 - 明末草头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上好的玻璃镜,镜面光滑透亮,照的镜前之人栩栩如生。

这镜子要是放在后世,也就稀松平常。

但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价抵黄金。

只是,此时的刘易的注意力却是完全不在镜子本身上,而是呆呆的看着镜中之人,有一句卧槽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镜中之人面目稚嫩,唇红齿白,俊俏非常,看起最多十七八岁,真是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但是,这不是他啊!

刘易脸色很难看,他这是造什么孽了?!

好好的,他竟然穿越了!

穿越也就算了,还穿到了明末乱世。

从原身的记忆中可以得知,今年是大明崇祯皇帝登基的第六个年头,也就是崇祯五年。

这特么是明末啊……

他好不容易才把苦追数年的女神骗到手,刚准备带去酒店拍蚊子。

结果刚进酒店大厅,一抬头,就看到了酒店大厅的水晶吊灯掉脱落……

啪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至死仍是处男的刘易怨念不是一般的重。

刘易下意识伸手摸向自己的脑袋,但是手才刚刚碰到脑袋,就感觉到了一股子钻心的刺痛。

“嘶……”

倒抽一口冷气,刘易的表情因为疼痛而略显狰狞。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脑袋竟然被人用白纱布给包成了粽子,纯白的纱布上还有殷殷的血迹在往外渗。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易脑袋混沌,发现自己的记忆有些缺失。

忽的,他回忆了起来,为什么自己会头裹纱布。

记忆瞬间浮上了心头。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刘易,是山西代州府原平县人士,家境殷实,父亲代州小有名气的晋商。

家中良田千亩,店铺百间,佃户奴仆数百,还有数座煤铁矿山,家资巨万。

老刘家数代单传,他的父亲虽说有不少妻妾,但却只有他这么一个独子,别说兄弟了,就连姐妹都没有一个。

刘员外对刘易可谓是万般宠溺!

这正是因为这般,养成了原身飞扬跋扈的性格!

而现在他脑袋上的伤,也是由于这种性格造成的。

三日前,刘易在原平最大的青楼庆春楼中吃花酒,席间和一位外地来的贵公子,因争抢一位花魁而起了冲突。

从小骄纵惯了的刘易哪里忍得了这种委屈?!

两人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

两边的随从仆役见自家公子和别人打了起来,自然不能袖手旁观,然后冲突升级。

变成了一场十几人的大混战。

在混战中,他的脑袋上就多出了这么一个伤口!

混战结束后,刘易才知道自己闯祸了。

和他起冲突的,是刚刚上任的,新任原平知县赵德全的侄子,赵方庆。

虽然在这次冲突中,吃亏的是刘易。

刘易被对方开了瓢,对方只是鼻青脸肿外表有些狼狈。

但对方却是当场放话,一定要刘家好看!

当场便叫来县里的衙役,要将刘易压入大牢。

刘老爷废了好大力气,才把自己儿子从牢里面捞出来。

就在刘易回想记忆的时候,房门嘎吱一声,被从外面推开了。

刘易的父亲,刘家家主刘同理从外面走了进来。

刘易转头看去,刘同理是一个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

面皮白嫩,下颌上留着几缕胡须,笑起来笑呵呵的就和一个弥勒佛一样。

但是今日,刘同理脸上却是不见丝毫的笑意,反而有些愁眉不展。

“易哥儿你怎么起来来,快些躺下休息。”

刘同理看到自己对着镜子发呆,上前几步有些关切的说道。

“父亲,我没事了。”

刘易回头说道。

刘同理额头上的皱纹越发的深了,对着刘易,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父亲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和我说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刘易询问道。

刘同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充满落寞的说道。

“易哥儿,咱们刘家的家业怕是要败在为父手上了。”

看着好像变懂事了的儿子,心中叹息不止,自己儿子现在才懂事,好像是迟了点。

“咱们家在城东的那几间铺子,被赵德全那狗官给寻了个由头封了。”

“城北的仓库也被封了,仓库里屯着的那些个铁料也被扣了下来。”

“离交货给朝廷日子已经不足一月,要是不能如期交货,误了朝廷的大事,咱们家可吃罪不起。”

刘同理表情很难看,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

要是不能解决,刘家或许就真的要倒了!

刘家是做煤铁生意的,或者说,整个晋商团体或多或少都沾着点煤铁生意。

刘家也是如此,每年一大半的收益,都在煤铁矿上。

后世的山西,经济是靠煤铁产业等重工业拉起来的,一提到山西,最先想到的就是煤老板。

可想而知,山西不缺煤铁,并且还大多数都是浅层矿,容易开采。

即使是在这个时代,煤铁也是晋商团体的命脉之一。

但是,自从闽铁,粤铁兴起,晋铁由于质量不如闽铁粤铁,朝廷兵部和內衙兵仗局制作武器,便改用闽铁和粤铁。

晋铁因此大量滞销,只能被用来制作锄头镰刀等农具,也正是因为如此晋地的煤铁产业便没落了下来。

整个晋商团体都损失惨重!

甚至是,八大晋商通敌卖国,也和此事不无关系。

晋商的命脉在煤铁上,但是晋铁由于质量问题,在内地卖不出去,八大汉奸便动了打开新的销路的念头。

就比如往关外贩卖铁器!

关外的鞑子不会炼铁,闽铁在南方,卖不到北边去,鞑子们也没的挑。

晋铁质量虽不如闽铁,但在缺铁的关外还是能卖出好价钱的。

这么一来二去的,纯商业来往,也就变成通敌卖国了。

毕竟在商人眼中可只有利益,什么操守,什么爱国,什么民族大义,在他们眼中完全没有白花花的银子重要。

也正是因为如此,刘家铁厂中产出的铁,销路变窄了。

但是,好歹刘家凭借祖上传下来的炼铁秘法,能够练出质量上乘的铁料,虽然比不上闽铁粤铁,但也不差多少。

勉强保住了和朝廷的最后一点生意来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
杏彩代理